【暨南平凡力】清洁工特辑|灰尘虽小,但你闪耀

发布单位:人员机构[2018-12-04 00:00:00] 打印此信息

许多次看见你,早上,中午,下午;

好几次碰到你,佝偻着腰,手里是扫把;

肮脏让人厌恶;但你,送来了清洁。

暨南园里有着这样一群人。

他们身着统一的工作制服,粗糙的大手握着扫帚、推着小车,忙碌于校园的每一个角落。他们是校园清洁工,做着最不显眼的工作,依然勤勤恳恳、默默付出,让校园永远呈现出最美的风光。

(提着两大袋垃圾的清洁工人)

"劳动就是最光荣的事"

"我是农村出身的,觉得劳动就是最光荣的事。虽然儿子一直劝我在家好好休息,但我还是觉得与其待在家里打发日子,不如出来做点事。我小时候也没读过什么书,其它的活儿也做不了,但是让我扫扫地还是没问题的,既是给家里减负,也能让学校看起来干干净净的,大家在这里学习、生活的时候都能有个好心情。"

这是一个清洁工阿姨的心声。彼时,她刚直起腰来,视线从水泥地上抬起,眼睛笑得微微眯起,手里还牢牢地握着扫把。

(正在扫地的清洁工阿姨)

她们有着最天然的质朴,有着最不加雕琢的可爱。过路同学的一声问候会让她们开心很久,每一次被打招呼时露出的都是羞涩又带着一点点不敢相信的表情。这样一份简简单单的问候,会让她们直到再次低下头扫地的时候嘴角都还在止不住地上扬。

"真的想不到还会有人注意到我们,像我们这样的,做的都是这么脏的工作,竟然还会有同学主动上前来给我们打招呼,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也是挺有存在感的。"阿姨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没错,在她们眼里,劳动是光荣的,只要踏踏实实地劳动了就是一件光荣的事情。

不求关注,只求问心无愧

很难想象,看起来瘦弱的他们,承担的工作量是巨大的。

每个人的分工都很明确,每个人的工作都不轻松。运垃圾的叔叔负责把全校的垃圾运输到垃圾处理站,每天至少要运二三十趟;扫地的阿姨一部分负责清理宿舍楼下的垃圾、拖宿舍的楼梯和通道,一部分负责清扫校道;清洁叔叔则负责清扫草坪中的垃圾。

早上七点十五集合,七点半到各自岗位开始工作,一直工作到中午十一点十五分;下午从一点半工作到五点半。每个月只有四天的休息时间。

"累是肯定的,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。不过时间一长,习惯了,也就不觉得了。"没有掩饰,没有逞强,累就是累了。确实,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,无论是来回许多趟拎大袋的垃圾,还是弯着腰清扫校道;坚持下来八个小时,都不容易,遑论年龄接近我们的爷爷奶奶的他们。

也许是工作的相近性,让他们更有了一份惺惺相惜。

"说实话,宿舍楼里负责拎垃圾的阿姨更累,"扫地的阿姨捶了捶腰,"每天同学们扔下来的垃圾都不少,阿姨就要一次又一次地把垃圾拎出来,一天下来不知道要跑多少趟。特别是星期一,工作量更大,我们看着都觉得累。"

如果不是通过这样的描述,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去关注宿舍楼里拎垃圾的阿姨工作有多辛苦。因为这个群体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,从不会主动倾诉工作的劳累,从不会把疲劳的表情挂在脸上。她们总是默默地把自己的那份工作做好,不求关注,不求曝光,只求问心无愧。

不在乎拥有的,只在乎付出的

"其实啊,你别看这过道上人来人往的,但很少有人会乱丢垃圾。我们每天要扫的,大部分都是落叶什么的。我们学生就是不一样,素质就是高。比起那些扫马路上的,我们这工作可算是轻松的了。我也不太会讲话,就是在这里还挺开心的。"

她们如此容易满足,就像是愿望不过是得到一颗糖果的孩子。

(清洁工人正把垃圾袋搬上运送车)

走近运垃圾的叔叔时,他正用手把电动小三轮里塞得满满的的垃圾袋往上托,免得它们在半途中掉下来。防止他和垃圾直接接触的,是一层薄薄的垃圾袋和一双并不算厚的手套。

"什么脏不脏的,没啥,都习惯了,有副手套就够了。"叔叔,更确切的来说是爷爷,一边还在摁垃圾袋,一边扭过头来冲我笑了笑,"反正楼下一有垃圾了,我就开着我的电动小三轮过来了,拎起它们就往车上送,我劲儿还是有的呢。"

累的时候,在台阶上坐一会儿就算是休息。有时候,午休时间上楼时会看到楼里拎垃圾的阿姨坐在楼下的沙发上休息。每一次要坐下前,她都会把自己的衣服拍了又拍,然后小心翼翼地坐下,生怕自己弄脏了沙发。

【新闻社记者感言】

伟大始于渺小,耀眼源自平凡。目光投向的地方,不是眼前的苟且,是未来的希望。我们感谢,我们感激,我们感恩,像他们、她们这样的每一个人。不光芒万丈,却也勤勤恳恳;不魅力四射,却也普照一方。是你们,为我们服务的你们,与我们相伴的你们,为这校园风光锦上添花。

(188金宝搏体育亚洲版新闻社)

责编:李伟苗